七星彩走势图带和值
公告:

今天是:2019年6月3日 星期一

新聞中心

更多>>擔保動態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行業新聞

擔保公司頻頻違規陷危機行業期待監管與反思

  近日,擔保行業內出現了惡劣的違規放貸、違規理財事件,導致個別在行業內具有標桿作用的擔保公司資金鏈斷裂。由于擔保公司是連接中小企業與銀行之間的紐帶,因此,它的監管缺失嚴重影響了兩邊機構的貸款資金安全及正常生產經營活動。然而在這些事件中我們也能看到,眾多中小企業和金融機構對信貸資金違規流出、違規使用等問題是何等的漠視,長期下去我國的金融和經濟將談何安全。這些事件不僅應該對企業和金融機構起到警醒作用,更應該得到監管層的高度重視,同時我們也希望能夠盡快出臺相關政策堵住這些漏洞,以保國家金融與經濟的安全。

 

華鼎、中擔業務違規導致貸款企業無法按時償債

 

  由于中擔投資信用擔保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擔擔保)“理財業務”攔截了企業巨額貸款資金,大部分貸款臨近的企業遭遇到銀行“追債”。而據記者了解,目前遭遇中擔擔保“理財劫”的企業高達250多家,而在中擔擔保合作的22家銀行中,在保余額超過了30億元。

  北京信用擔保業協會網站披露,2012年1月30日,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副處長劉軍、北京信用擔保業協會會長李世奇、北京中小企業再擔保公司總經理秦愷、北京市金屬商會,會同18家同中擔有合作關系銀行的負責人,與中擔公司全體高管舉行了一次“政、銀、企、擔溝通交流會”。

  2月7日晚間,中擔辦公室工作人員張磊對本報表示,目前,中擔公司正在積極處理此次的資金流動性問題,中擔公司和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北京中小企業再擔保公司的領導專門成立了一個工作組。

  “中擔公司相關人員近期已經與公司開展合作的中信、光大、農業銀行做了專門溝通,并計劃2月8日去拜訪北京銀行進行溝通,希望能夠得到銀行的支持,讓中擔度過危機,不要給行業帶來過于負面的影響。”中擔相關人士表示。

  然而2月24日,凱晨世貿中心中座3層中擔擔保門口再次聚集了近20家企業上門“討債”。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現場了解到,由于中擔擔保的“東窗事發”,部分進行“理財”的企業無力償還到期的銀行貸款,面臨強制償債的風險。

  “已經收到了銀行委托律師發過來的律師函,但是企業償債能力不足,現在肯定還不上。”北京一家鋼材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中小企業在貸款時,都會與銀行簽一份協議,企業在無力償還貸款的情況下,銀行會向企業法人強制償債。“可能賣車賣房也解決不了問題。”

  而此前,另一家在廣東的擔保公司——華鼎融資擔保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鼎”)也正因為相似的問題而遭遇資金鏈斷裂的風險。

  據知情人士向21世紀透露,華鼎資金鏈危機在佛山分公司率先引爆。

  華鼎成立于2003年,注冊資本為7.6億元,以融資擔保業務為核心,兼營投融資咨詢、綜合資金及財務管理服務。短短八年時間內,累計擔保額度超過140億元,一躍成為廣東擔保業的龍頭企業,相繼成立了廣州、佛山、東莞、順德分公司。傳聞,目前擁有客戶數量仍有千余家。

  首屈一指的民營巨頭擔保公司淪落至這般境地,皆因其大規模違規地做“流入”業務。即被擔保企業部分銀行貸款流入華鼎,華鼎利用資金進行放貸獲利,支付被擔保企業資金利息。據上述知情人士稱,華鼎與工行合作的項目中,近八成為此類業務。隨著事件爆發,各家銀行紛紛不再續貸,華鼎資金流便戛然而止。

  13日20時,華鼎召開公司中高層會議。據內部一位管理人員提供的參會提示短信顯示,此會議“主要研究一戶一策、一行一策、分部包干、分級負責事宜。”廣東金融辦有關官員也參與了此次會議,并在會上提出,華鼎須在近日制定一套完善的危機解決方案并就此召開新聞發布會,若方案未能讓事件稍為平息,政府部門將考慮進一步介入。

 

風險源于銀行監管不嚴和企業自律性不高

 

  那么,擔保公司為何不好好的經營而要走上這個高風險之路呢?據悉,由于行業競爭激烈,擔保公司一筆正常的融資性擔保業務,僅有3%左右的收入。也就是一家擔保公司即使做10個1000萬的大項目,獲得收入僅有300萬。因民營擔保業務抵押率比較低,若其中一個項目出現問題,將致使公司虧損幾近1000萬。

  “基本上,每家民營擔保公司都存在流入業務的違規操作,只是每家公司的業務比例不一樣。華鼎的流入業務占比高,高達5成以上,且規模大。當銀行對該公司資金只進不出時,資金循環鏈率先斷裂了。”知情人士如是說。

  業內人士透露,擔保公司客戶經理、銀行相關人員都可從流入業務獲得比一般擔保業務更高的“回報”。擔保公司、銀行、企業三者獲得共贏,一直以來為各方默許,業內也對其違規性熟視無睹。

  北京一家外貿公司負責人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去年三月,中擔擔保的客戶經理找到我們企業,咨詢我們是不是有資金需求。當時,我們對資金的需求并不大,但中擔擔保的客戶經理表示,讓企業向銀行貸款1000萬,可以放500萬在中擔擔保進行理財,不僅不需要支付利息,甚至還有一點點收入。”碰上貸款不用利息,甚至有倒貼錢的好事,企業當然有想法了。

  “當時,企業對中擔擔保的規模和口碑通過各種渠道進行了調查,都非常好。在北京現場的辦公環境也不錯,看起來很有實力。”上述負責人告訴記者,經過了短暫的考慮之后,答應了中擔擔保客戶經理的貸款提議,而這也埋下了禍根。

  而據另一家企業的負責人表示,中擔擔保在資金的運作中,會千方百計對資金進行“攔截”。他告訴記者,“我們企業在中擔擔保做的銀行貸款擔保,但是中擔擔保以抵押資產不足為由,表示資金放在中擔擔保是規避風險。隨后便勸說企業做理財業務,結果導致了現在的局面。”

  國有大行一位人士表示,中擔擔保一直以來在業內的口碑都不錯,也在北京擔保行業內很有名氣,與多家銀行的關系都非常好,銀行對這種擔保公司的信任度肯定也是很高的。

  但是,有企業指出,銀行對風險太缺乏敏感。“我的企業在石景山,中擔擔保要我在酒仙橋貸款,銀行也沒有異議?對于資金流向,銀行的風險監控也不到位。”

 

專家建議相關法規應該跟上擔保公司更應該自律

 

  擔保業案件的頻發引來不少關注。廣東省社會科學綜合開發研究中心主任黎友煥,近日針對與民間信貸關系頗為密切的擔保業展開了調查。他的調查結論是:“20%的擔保公司出現資金鏈及經營問題。”針對擔保業發展的相關問題,黎友煥接受了上海證券報的專訪。

  黎友煥表示,雖然各地和各擔保公司的具體情況不盡相同,但其調查的擔保業相關數據可以反映全國擔保行業的現狀。黎友煥說:“我國擔保行業實際情況相當混亂,尤其是擔保公司與中小企業貸款公司、小額貸款公司、拍賣行、典當行、評估公司等金融機構聯系密切。有些還勾結一起從事高利貸等非法活動。因此各地情況也有所區別,比如溫州、鄂爾多斯等民間信貸風行的地區,擔保行業風險積累相對較高。我國擔保業發展法制不健全,制度不完善,監管不到位,擔保企業又不自律,不出事才怪。”

  對于擔保業未來的發展,黎友煥建議:發展擔保業務信心強于資金,沒有資金可以想其他辦法,沒有信心則沒有業務發展的根基。在當前擔保業出現一系列問題的時候,信心快速下降,一旦市場信心崩潰,整個擔保市場將不可保全。因此,監管部門應該強勢介入消除風險。一方面,擔保市場的混亂有待監管部門及時的監督和管理,消除一些不法行為;另一方面,銀行出于維護自身利益而無顧企業生存發展的不道德行為,需要有所節制,可以給銀行對擔保貸款風險權重指引,避免一刀切的非理性行為。

  其次,擔保企業對過去的業務應該有所反思,對當前擔保市場出現的危機風險應該有所啟迪。一方面,應該腳踏實地從事本分工作,杜絕違規犯法;另一方面,根據自己的條件和實力,經營業務,避免好高騖遠,陷入風險漩渦。

top
七星彩走势图带和值